我们要继续赌(1 / 4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刚走出操场。
  林喜朝推开柯煜,抱着手臂自行跨上台阶,独身往教学楼的方向走。
  头垂着睫毛阖住,满脸沮丧,不发一言。
  柯煜也没再拉她,就单手揣兜跟在她身后,不远不近的距离,步伐控得很稳。
  他看着林喜朝走进小卖部,从货架上随意拿了一板薄荷糖和一听椰奶,付款结账的时候,柯煜先给她扫了。
  她也没管,甚至一个眼神都不给柯煜,径直拿好东西朝外走。
  薄荷糖撕开一颗咬进嘴里,吸管插上椰奶,包住糖就嘬了一大口。
  某种发泄的姿态。
  柯煜就一直这么关注着,跟着,一路跟她去了教室。
  她回到自己座位坐下,椰汁放在桌中央,双手捧脸,还是极丧气的模样。
  像被雨淋湿了的小狗。
  柯煜审视她半刻。
  垂眸坐去她身旁,从衣兜里摸出有线耳机,链接手机,一只塞进自己的左耳,又挑指撩开林喜朝的耳发,将另一只塞去她的右耳。
  耳机线垂吊在两人的空隙间,随着柯煜的动作拉扯轻晃。
  滑开一首歌,手机放置在两张桌子的桌缝处,柯煜背靠向椅背。
  没有对视,没有沟通。
  默契地静默。
  可是当前奏鼓点响起,一直陷入自我情绪中的林喜朝,有了一丝微动。
  The fin—lt;Without Excuse gt;
  这首,是她在没用10分钟解出数学题的那天,柯煜房间里一直循环播放的歌。
  柯煜在曲部进行至第叁轮唱词时,侧头将她吻住,分秒不离。
  撞见他自慰并不算开始,那个在潮热雨季中的深吻,才算是真正的启幕。
  从仲夏,已至深秋了。
  林喜朝闭眼,心底泛出一种肿胀酸楚的情绪,令她难受得喉头发紧。
  她终于出声,语气很轻很低。
  “为什么……是我呀?”
  “什么是你?”
  “就所有的这些。”
  她嗓音变调,近似哽咽。
  “你每一步都走得出人意料,我们不认识的时候,你说要跟我赌,我愿赌服输的时候,你又说要跟我谈恋爱。现在又……”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