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独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虽然相处短短几个小时,但方荷能看出江昀峥是个很有礼貌的人,他很有分寸感,不过分亲昵,也不过分疏离。
  方荷从小心思敏感,这一点让她吃过不少苦,也让她对别人举止背后的情绪分外明彻: 刚刚的举动只是出于他骨子里谦让女士的教养。
  想明白后,她已经可以平静地坐在江昀峥对面翻看菜单。 江昀峥点了牛肉馅的水饺,方荷点了白菜豆腐馅的。
  “方老师不爱吃肉吗?”江昀峥帮她倒水。
  方荷笑了下:“小时候太爱吃肉,不小心吃多了,长大就不喜欢吃了。用我们那里的话说就是吃伤了。”
  江昀峥了然:“可以说是…过犹不及?”
  方荷对这个举一反叁的学生很满意:“对,可以这么说。凡事要有度,杯满则溢,月盈则亏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  她有一把清冷的嗓音,就像她的眼睛,说话时语气里有种笃定,这让她看起来很自信。但同时又有柔和的语调,让人不知不觉想听她说更多。
  借着饺子这一话题,方荷又跟他普及了不少传统饮食文化。
  江昀峥听得津津有味。
  水饺上来后,方荷拿小碟倒醋,她喜欢酸味。江昀峥也试了试,果真蘸上陈醋的饺子更香了些。
  两人吃完,方荷抢先结账:“老师当然要请学生吃饭,等学生毕业以后就可以请老师了。”
  江昀峥只好随她。
  吃过饭散着步,两人熟悉了不少,江昀峥跟她讲了自己回国的原因。爷爷一直在国内生活,现在在美国治病,岁数大了身体不好,不方便总坐飞机往返。老人的心愿是可以回到祖国度过最后几年,于是江昀峥父母动了回国发展的念头。
  方荷点头:“中国人都有落叶归根的情结,我爷爷现在也一直在我们老家生活,不肯搬到我爸妈那边住。”
  江昀峥看着她没说话。
  方荷问:“那么你呢?你想回来吗?”
  “很早的时候,我有跟爷爷一起在国内生活。后来去美国读书......是我父母的决定。”
  方荷敏锐捕捉到他的语气变化,有些茫然有些无奈。
  她想,其实还是个孩子呢。
  “一个人突然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,肯定会觉得难受。我初中寄宿时还会偷偷哭呢,不过好在很快有同学一起上课吃饭。新的环境也带来了新的朋友和变化。不是吗?”
  她避开了关于父母的掌控欲这个尖锐的话题,用离家上寄宿学校的经历引导他。
  江昀峥看着她清冷眸子中的安慰和温柔,喉结动了下。
  “方老师说得对,如果我没有回国,就不会遇到方老师了。”
  方荷怔了下,随即笑说:“我也是第一次来S市。”
  “很高兴认识你,江昀峥同学。”
  江昀峥心里淡淡的苦闷消散了。
  到酒店门口,方荷同他告别,推门进去。
  她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大堂拐角,江昀峥站在原地双手插兜目送。
  对于一个人生活而言,他住的地方太空旷了。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